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Jackie | 10th Jul 2018, 10:14 AM | 愛‧作戰之高考歲月 | (6 Reads)
由死胎開始,讀不讀得成大學都不是現在變種的我。

明天是中學文憑試放楞就其實根本就是十多年前的高考放榜。今次我又遊回說高考,我想說通識科。當年一開波已經被認定是死胎,不開心的感覺一定有。這也是我也跟同學做 PROJECT 始終都是胎死腹中的原因。不過,無論怎麼樣現在都是我說的那一句,讀不讀得成大學都不是現在變種的我。

如果我讀得成大學,首先我一定不會有終身學的決心。當大學畢業後能夠富起來,其實也沒有終身學習的必要。不過,讀大學的過程和擁有大學畢業的結果我就一定會被肩負起一種社會責任,而這種社會責任應該會加深我的精神病和情緒病更嚴重。

其實,我是有嘗試從事低下基層的工作。如果,我一直滿足工作在低下基層的工作,我都不會有更大終身學習的決心。可能,因為我始終不是進取的人,本身我對讀書又不是有很大的興趣和信心。不過如果我一直從事低下基層的工作,可能我始終都會有不甘心的想法和引誘,只會令我在低下基層的工作載浮載沉。而且我始終生活在社會,時事動態始終對我工作會有影響。到頭來現在我在低下基層工作都是適應不到現在社會的轉變。

通識,我在不幸之中最安慰的,我依然還有讀報的興趣和意志了解和關心社會。我還未有讀報我都覺得痛的感覺。因為事實原始是,報紙是社會時事的第一刀,時事新聞是社會的一滴血。